老港/饭煲/奶盖
|读书写文追剧补电影
|
|听歌爬墙后期看比赛
|

青梅雨间棋盘斜,
枝梢夹风涩杏圆。
在水一盅清浊酒,
相逢把盏毋多言。

【廖谢】新的一年

新年快乐w

为廖谢加热度,让柯基不孤独。

算是个半AU吧。他们应该就不会正常在学校里上学了吧?如果还在校也不可能在一个学校233
小私心的脑补,如果他们在学校生活可能的情景。

两颗充满青春活力冉冉升起的新星,每一个新年都请努力加油吧,未来是属于你们的。

因为两个人的报道啊视频啊新闻啊实在是少,只能看长相眼神和互动猜测性格和相处方式。每个人想象出来的可能不一样,所以如果和您的看法有出入请谅解【鞠躬】

不喜轻喷,欢迎探讨~\(≧▽≦)/~
惯例,OOC是我的,美好是他们的。
有bug请指正w
爱你们♥
————————————

谢科撑着头看着正在给前位讲题的廖元赫,小姑娘转过身也撑着头看着。
廖元赫正低着头列解题过程,“从她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团子的发旋。”谢科想。但廖元赫此时做题到兴头上,于是他又偏回头来继续看自己面前的棋谱书。
班里的女孩子都爱来找廖元赫问题,谢科常在走神的时候思考这个现象的原因,后来得出的结论是,廖元赫对每一个人都很温柔,他仿佛一直都是笑的。而自己呢,谢科每次想到这里就会呼噜一把头发,不会和女生说话,再低头看看,每道题都只有简单的几步外加答案而已。谢科认为这不怪自己,他一直觉得很少有人能跟上自己的思路,除了同是围棋社的丁浩,还有就是廖元赫了。
终于讲完题了,谢科伸了个懒腰,压着书趴在桌子上,瞥见姑娘低头对廖元赫道了句谢,而后者笑着摆了摆手。谢科一转头,还瞥见窗外的树开始绿了。
于是他把头埋进书里,手还伸着,有一下没一下地戳着正在认真学习的丁浩的脊梁骨。
“有完没完啊!”丁浩回头吼了谢科一句,“廖元赫麻烦你盯好这只臭猫。”
这次换成廖元赫撑着头看谢科了,两个人中间的位还空着,估计是找女朋友还没回来。谢科的手终于不再乱动,但还抓在桌沿,扒着桌子又伸了个懒腰,确实像极了一只在午后窗台上捣乱的小猫。
廖元赫低头在书包里翻着什么,预备铃正好打了,谢科抬起头,看见廖元赫笑着扔给自己袋牛奶。
“饿了吗?”

廖元赫很喜欢盯着谢科看,起码被媒体拍到的是这样,有几次还用上了“深情”这样的词。廖元赫不置可否,看到后hiahia地笑,还拿给谢科看,谢科偏头瞥了一眼,“哦。”又低头钻研棋谱了。
后来丁浩又给谢科看了一次,被追着打出了教室。廖元赫坐在座位上合起书,他奇怪极了,分明是说自己,谢科急啥啊,又想了想,可能就是想和丁浩闹吧。
“谢科和谁关系好?丁浩吧,他俩损友。”
其实谢科更喜欢盯着廖元赫看,自己内心的想法被记者通过廖元赫说了出来,谢科心里还是有点秘密被发现的恼羞成怒的。但当他看到新报道时,只有怒了。
“浩子,你说,圆子啥时候能明白啊。”
丁浩看了眼斜后方正在给同学讲题的廖元赫,不过这次是男生了,由衷地发出了像老父亲一样的叹息。
“你自己问问不行吗?在这成天整得跟大姑娘似的!我要学习!”
廖元赫感到身后一阵风,一抬头,谢科又把丁浩追去去了。
好不容易到了饭点前的活动时间,想着围棋室会凉快一点,廖元赫和谢科两个人逛悠着往操场对面走。谢科一直没说话,盯着自己的脚尖,廖元赫一会看看他,一会看看前面。
“想啥呢,也不看路。”廖元赫突然一把抓住谢科的小臂。谢科惊了一下,疑惑地抬起头,廖元赫抬下巴指了指从两个人面前飞到墙上又弹下来的足球。
谢科摇了摇头,只感觉廖元赫的手实在是舒服,虽然有些热的过分了,却还是任凭他的手掌下滑,牵住自己的手腕往前走。
“在……在想你……不,在想怎么赢你呢。”

谢科发烧了。
上午最后一节课是数学,谢科趴在课桌上睡了整整40分钟,一打下课铃就往宿舍跑。廖元赫谈了口气,转身拿起书包去小超市买了点饼干也回了宿舍。
廖元赫在路上拆了饼干袋子,自己先吃了一块。等走进谢科宿舍,发现他裹着被子趴在床上,估计是半睡半醒着。廖元赫把饼干放在谢科床头,回了自己宿舍。端起水杯去兑了点温水,又在橱子里扒出几板退烧药,廖元赫看了看,还没过期,就拿了过去。
谢科还是趴着,但床头的饼干少了两块。应该是听见了脚步声,被子里的谢科往墙边靠了靠,廖元赫正好可以坐在床沿。廖元赫拍了拍谢科的头,又想起来家里老人说捋一捋背退烧快,于是像撸猫一样顺着谢科。
“圆子。”谢科撑起右胳膊,眯着眼睛看着廖元赫,声音一听是还没睡醒,带着点鼻音。“还挺软的。”廖元赫寻思,但马上想起正事,递给谢科四片药,他又怕谢科拿不稳水杯,便端到谢科眼前。谢科从被子里伸出左手,把着廖元赫的手腕,就着杯口先嘬了几下试试温度,听见廖元赫说“没事,温的。”又伸出右手,握住他拿杯子的手仰头喝了两大口,然后又缩回被子里了。
廖元赫刚站起来想出去借根体温计,结果刚一起身就被谢科拉住了衣角,松开手又立马抓住了他的手指,拽着他约摸是想让他回来坐下。没辙。廖元赫拿开差点一屁股坐坏的饼干,放在腿上。谢科调整了个姿势,正好抱住廖元赫的手背贴在脸上。
廖元赫拈了块饼干吃,突然感觉到另一只手上传来柔软的触感,像蜻蜓点水一样点在心上,痒痒的。
廖元赫愣了一下,想着改天得让谢科涂点唇膏了,前天太干这嘴唇都起皮了。

廖元赫和谢科经常会在饭前跑去围棋室下棋,有时候懒得进行摆棋收棋这些麻烦的步骤,干脆就拿出手机杀一盘,可能在教室,可能在宿舍,但也会去操场。当然,去的最勤的是图书馆,因为那里冬暖夏凉,重点是有WIFI。
H区以外语书为主,人少,两人喜欢在那待着,但是又容易忘了时间,三番两次被关灯的管理员撵出去,还差点被新来的义工锁在里面过。
沙发的扶手很宽,谢科喜欢跪在扶手上,右手撑着廖元赫后面的沙发背,左手拇指下棋,以至于他经常滑标,起码廖元赫以为是这个原因。后来廖元赫换了个屏幕大一点的手机,他发现谢科老盯着他的棋盘看,还有好几次身子直接倚在他肩上,企图用右手直接在他屏幕上点,反应过来之后匆忙点在自己手机上,结果又滑标了。
廖元赫曾经问过他为什么,当时谢科正缩在自己羽绒服毛茸茸的帽子边里,撇了撇嘴,一年很无所谓地说因为廖元赫的屏幕大,自然到廖元赫以为是真的,可是谁没等人问完就能这么快地说出答案啊,不是提前编好就是……廖元赫也不知道了。但他还是没有打消再努力一点拿个冠军用奖金给谢科买个新手机的念头,毕竟可以偷偷换个情侣手机壳。
你问谢科真实的原因是什么?谢科不会说的。
但是丁浩会。
“因为他靠着舒服啊,因为他身上的味道闻着安心啊,因为他的耳朵可爱啊,谢某人的原因多了去了。哪有那么多因为啊。因为谢科也喜欢廖元赫啊。”

评论 ( 7 )
热度 ( 20 )
 

© 饭煲是用来喝茶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