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港/饭煲/奶盖
|读书写文追剧补电影
|
|听歌爬墙后期看比赛
|

青梅雨间棋盘斜,
枝梢夹风涩杏圆。
在水一盅清浊酒,
相逢把盏毋多言。

【逃逸】包子铺门前过【普通人AU】上

入坑比较晚啦,但是真的超喜欢逃逸和一家三口了!!

三个人互相支持,一起向前,共同改变,变成一个更好的毛不易,更好的廖俊涛,更好的钟易轩。
每次看到三个人出现在一起就莫名感动,太美好了,美好到用文字写不出万分之一。
特别是廖毛之间,那种友情之上的灵魂伴侣太戳人了QAQ

埋了一点梗233

OOC是我的,美好是他们的。
不喜轻喷,谢谢ww
如有BUG请指正,请多担待。
爱你们♥

————————————————————

1.

毛不易是一家包子铺的店长,入住饿了×的那种,当然,他也是唯一的员工。

店门头很小,在一溜餐饮店里很不起眼,但挡不住便捷好吃,客流量也不少。

他一般站在蒸笼旁边,或者坐在店门口,看早上拎着包子匆匆赶车的白领,中午帮一屋子同事带饭的倒霉鬼,晚上挤在一起一人分吃一口的小情侣。

每天都有形形色色的人从包子铺门前经过,来来去去,走走停停,等人,买饭,送餐。

这里不过是他们暂时的一个歇脚点,每个人都是对方生命中一个不起眼的过客,只是一粒粒扬起的灰尘。看过一眼,又继续奔波于自己漫漫且无尽的命运长路。

他见过很多人,听过很多故事,做过很多包子,却总在晚上关店门时望着灯火阑珊的大街迷惘。他不是一个热爱孤独的人,可没人在他进家门前为他留一盏灯,铁门后总是一个黑漆漆的小屋和空荡荡的厨房。

毛不易一个人走在路上,一个人睡在家里,一个人把对生活的感悟揉进面里,拌进馅里,也写进歌里。

白天看尽人生百态,晚上抱琴抚弦自弹。

2.

五一小长假的早上大街上人影很少,毕竟这只有五点半。但那个每天来买包子的小男孩仍旧在盒子里放了八块钱要四个猪肉白菜的包子。

他看毛不易忙着,就坐在门口等。

“我今天还是第一个……?”

毛不易回头看他,点点头。

“你为什么不全天开业呢?那就可以叫24h包子铺了。”

“因为只有我一个人。”

男孩陷入了沉默。

“你知道吗,过完暑假再开学我就高三了,我要开始住校了,以后可能没法来买包子了。”

毛不易顿了一下,又在塑料袋上系了个扣,很紧。他把包子递给男孩。

“我叫钟易轩,” 男孩接过包子笑了笑,圆框眼镜底下的眼眯起来,“哎呀今天的扣不太好解。”

“毛不易。”

钟易轩已经打开了塑料袋,咬着一口包子看着他。

“你好啊毛困难。”

3.

毛不易对这个人印象很深。

自己的小店,除了钟易轩,也只有他反复光顾了。

他有两道剑眉,眼睛有些长,刘海很长,随手一分,头发也很长,盖在一顶渔夫帽下。每次接过自己手中的袋子都是眯着眼笑着的,然后很潇洒地走出门放进电动车后座的保温箱里。

毛不易觉得他很好看,眉眼里那股英气和不羁就像从自己小时候躲在动漫店看的那些漫画书里走出来的一样。

他私下里喊他“饿了×的狂野骑手”。自己的单大多数都是他接的。

夏天的午后街上人很少,太阳很毒,灼烧着一切,毛不易总觉得自己店门头“巨星不易”的牌子要被烤化了,散发着塑料的味道。

钟易轩刚刚吃过午饭回到辅导班,他经常在中午拿着从其他的店买来的饭躲到毛不易的柜台后面吃。有时候帮忙打打下手,又在马上要上课的点吆喝着匆匆赶回去。

他们经常聊天,聊钟易轩声乐艺考班里的趣事,聊忘了自己找零的行人,聊音乐。

那天下午生意比较清闲,毛不易从橱子里拿出吉他,开始修改自己昨天晚上突然冒出来的几声调调。他抬头,刚好看见狂野骑手从门前骑过,没有停下来。对啊,他也不可能只送自己一家的餐啊,毛不易又很失落地低下头,继续改着歌。

4.

毛不易在本子上划拉着,反复修改着一句词。快到关门的点了,8点之后会有一波买夜宵的,他刚刚闲下来。

“故作谦虚比故作谦逊好。”

毛不易抬起头,看到狂野骑手站在自己面前,愣了一下。

“我……我没收到新单啊……”

“没有,本来就没有新单。你脸红啥咯?”

“喝了点小酒。”

毛不易不爱喝酒,但东北人与生俱来的酒量摆在那。可是一个人喝酒太无聊了,他不喜欢这么做,有时候又不得不这么做。

不管怎么说,脸红是天生的,发生一点什么小事就容易上脸,比如说现在。

“你在写歌……?”狂野骑手歪歪头,眯着眼笑着看他,渔夫帽还戴在他头上。

“对。”

“上次看见你弹吉他以为是爱好,”狂野骑手撑着柜台,看着他本子上半部分的简谱把调哼了出来,“不错嘛,很好听啊!”

毛不易动动嘴唇,好像想说什么,但最终只是一句轻轻的谢谢。

“廖俊涛。”他冲柜台后面的毛不易伸出手,还是笑着,这次眼睛睁得很大,头顶上昏黄的灯光撒进去,亮晶晶的,“很高兴认识你。”

5.

第二天早上钟易轩来到包子铺的时候意外地发现毛不易没在厨房忙,而是趴在柜台上打瞌睡,桌子上放着几瓶啤酒,身边还坐着个人,有点眼熟,靠在厨房门上睡着。

钟易轩双手撑在台子上,垫着脚把身体探到柜台里,尽力凑近毛不易的耳朵。

“喂,我说,胖子,死胖子?你真打算弄成24h包子铺啊?毛困难?困难?毛不易?你俩聊了一晚上?”

毛不易还没清醒,旁边的人倒是起来了,他站起来轻轻摇了摇毛不易的肩膀,看毛不易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指了指抱着胸倚在柜台旁的墙上的钟易轩,自己从后面绕了出来。

“廖俊涛。”廖俊涛伸出手,钟易轩愣了一下,握上去,“钟易轩。”

廖俊涛停了一下,晃了几下,放下手,“好小子,弹了很久的吉他了吧?”

“是……啊……”

钟易轩又倚回墙边。

“大胖子,好了没有啊,不行你先回去睡会,我去别人家买饭也行。”

“稍等一下。”

毛不易轻轻的声音从厨房飘出来,廖俊涛笑了起来。

“我先走了,上班快迟到咯。”

“等会,这顿我请!咱不吃包子了。”

毛不易从厨房里探出头来,发现廖俊涛和钟易轩站在门口,一边一个,兴高采烈地讨论着什么,仔细听像是有关音乐的,两个人手里各拿着一个火烧在啃,手边的桌子上还放着一个。

毛不易笑了起来。

真好。

————————————————————

TBC

谢谢您能看到这里 o(* ̄▽ ̄*)ブ♥

评论 ( 15 )
热度 ( 43 )
 

© 饭煲是用来喝茶的 | Powered by LOFTER